域名频道资讯站
我们一直在努力制造惊吓

盘点云计算2021上半年:利润、安全、政务成为三大新考

8月27日,天津市国资委《关于加快推进国企上云工作完善国资云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方案内容要求企业已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台(如:“华为云”、“阿里云”、“腾讯云”、“沃云”、“天翼云”、“移动云”)的信息系统,租约到期日起2个月内全部迁移至国资云,原则上最迟在2022年9月30日为止结束云计算迁移工作。

消息一出,整个IT投资圈、厂商和媒体圈立刻引发轩然大波。政策出台出于怎样的考虑,在这个企业追求利润的商业时代,云厂商们又在进行着怎样的探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从上半年的过往中逐渐揭开云厂商们的商业新逻辑。

追求利润背后的商业“新探索”

截至目前,各大云厂商悉数公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从全球范围看,Q2,AWS净销售额为148.09亿美元,同比增长37%;Azure增长51%;谷歌云营收46.28亿美元同比增长53.91%。

在国内,云计算巨头阿里云,Q2调整EBITA利润扩大至3.4亿元,实现三个季度连续盈利,给予整个行业以信心。从2009年成立到如今实现赢利,阿里云耗时十二个年头,AWS也用了整整十年。

如今回头来看,亚马逊和阿里前期云业务发展有着相同的商业轨迹,打法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从企业需求出发,做出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并延续到他们的云计算业务上。

不仅如此,AWS和阿里云两者的收入结构基本接近,均主要以IaaS业务为主,辅以一部分PaaS业务。阿里云至今在 PaaS 层的工具销售上,都采取与云搭售的模式,客户要买阿里云 PaaS 工具,必须一起采购阿里云IaaS资源。

从商业选择上来讲,因为通用型最强,IaaS层的云存储资源是最能卖得出价钱的产品,只要客户规模上来了,边际效益就会立刻提升;而 PaaS 与 SaaS 由于涉及到不同企业业务的具体场景,往往需要定制开发,交易周期被拉长,交付成本大幅提升。

此外,和美国不同的是,美国在移动互联网之前,已经培育了成熟的面向B端的软、硬件市场,养活了包括Oracle、IBM、SAP在内的一大波软件企业。而国内过去20年最成功的科技企业,几乎都是面向C端用户的互联网公司。

也正因此,在国内先发展IaaS再向上切入PaaS、SaaS自然成为了大部分企业的首选。

而与AWS和阿里云不同的是,Azure采取以SaaS优势切入并逐步向下渗透的发展模式,不断挤压AWS IaaS业务的盘子,如今收入增速远远高于AWS,Azure的PaaS和SaaS的收入占比超过60%。而谷歌云的收入增速也在2018 Q4之后反超AWS。

因为在用户看来,IaaS业务更多的是为了降低成本,PaaS、SaaS为了提高收益。若要改变企业固有的结构,提高收益的动机要远远排成降低成本前面。从目前市场反馈来看,微软Azure的成功验证了这条道理的可行性,微软也因此转型成功,并一跃成为全球市值第二的科技企业。

在向上探索的过程当中,AWS因为自身没什么SaaS服务,通过大量笼络SaaS开发者入驻来完善云服务的生态圈层。探索SaaS软件合作并打造完善的生态,成为阿里云和腾讯云一直坚定执行的发展战略。多年来阿里云和腾讯云投资大量的上下游企业(如阿里投资的七牛云、数梦工厂,腾讯投资的灵雀云等)以不断弥补技术产品并丰富生态圈层。

其自身也不断调整战略,形成一套完整的打法。去年6月,阿里云提出“云钉一体”战略。截至今年3月底,钉钉应用总数已超百万,在3个月内增长近一倍,其中低代码应用在3个月内增长近38万。腾讯云则依托微信、小程序等构筑自己的云生态圈。

在国内,除了阿里云、腾讯云业务发展最快外,今年三大运营商的云业务报表也格外抢眼。根据财报,上半年,天翼云营收达140亿元,超过2020年全年总收入,同比增幅109.3%;移动云收入达97.21亿元,同比增长118.1%,超2020年全年营收,且公有云收入份额进入业界前十行列;联通云收入同比提升54.1%,达到76.9亿元。

业内人士此前也将此解读为,三大运营商A股上市前的造势。然而市场却并没有为此买账,中国电信A股上市首日35%的大涨后,便迎来四连跌,其中还包括两个跌停。中国电信虽然在云计算领域深耕十多年,成绩也很亮眼,但是长期以来“管道工”的外界形象,加上偏弱软件能力,没能在这上市的关键节点发挥该有的作用。

设立“国资云”背后的安全考虑

不可否认,部分企业在盲目追求利润的同时,忽视了最底层的社会价值。在上半年里,滴滴赴美IPO的波折以及近期阿里云泄露用户注册信息事件等,让人们逐步意识到数据安全、个人隐私保护的重要性。

按照滴滴招股书内容,滴滴在中国拥有3.77亿名年活跃用户和1300万名年活跃司机,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1.56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2500万次。根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的统计数据,去年10月,全国网约车订单量共计6.3亿单,滴滴平台的订单量为5.62亿单。

而滴滴的最大的股东是软银和美国的Uber公司,滴滴创始人程维仅有7%的占股比例,真正的决策权并不在我们手里。滴滴上市被严查便一目了然了。在此事件之后,政府就连续出台各种政策,以加强政府、企业和个人数据的监管和保护。

7月10日,网信办发布《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并将在中国企业海外上市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8月17日,《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经国务院第133次常务会议通过,将自今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8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将自今年11月1日起正式施行;同日,五部委联合发布《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试行)》,将自今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

回忆至此,结合当前的国际环境,联想滴滴平台海量的个人信息数据、阿里云泄露用户注册信息事件,我们就不难理解近日天津建立国资云的初衷。

事实上,早在天津之前,四川、浙江国资云项目建设都已开始。浙江省在今年3月启动国资云项目建设,明确由浙江省国资委控股的杭钢股份承担起本省国资云IDC机房的建设与维护运行。PaaS层公有云厂商将通过技术手段赋能国资云平台建设。

对此,国泰君安计算机团队分享了他们的观点。国资云的建设将推动行业信创的提速。国资云和信创云实际上是从资本和技术两个角度来强化国企的数据安全,国资云要求机房、数据由国资掌握,信创云则从技术上减少后门漏洞。目前信创云直接承载全部国企的业务系统是不现实的,所以未来国资云和信创云的推动可能有两种方式,但无论哪种模式,国企后续IT技术设施及业务系统的信创化转型都是大势所趋,将加速行业信创的发展。

按照这样的发展逻辑,目前国资云体现出一定的主题投资属性,具备国资背景的IDC厂商,以政府、国企客群基础较好的头部通用型信息化厂商和头部信创厂商都将迎来利好。作为央企的三大运营商,纯国产化的软硬件厂商和芯片企业,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政务云成为下一个新的战场

继互联网行业上云的红利之后,各云服务商在寻找新的赛道。产业数字化4倍于数字产业化的市场规模,让政务等传统行业的云市场更加获得资本垂青。数据统计,2020 年中国政务云市场增长迅速,规模达653.6 亿元,同比增长42.3%。政务云自然而然成为云厂商们下一个争夺的焦点。

有别于泛互联网行业,政务等传统领域要求云厂商除了交付标准的产品外,更需要躬身入局提供项目制式的服务能力,更懂业务、流程、更强调时时在线的服务能力,而非产品型的或者通用型平台。从IDC近期发布的数次政务云相关报告中不难看出,华为、浪潮、中国电信已占据第一阵营。

2021年以来,这些头部的云计算企业负责人对各地政府领导进行密集拜访。不仅如此,公司内部进行组织架构的升级,对政企、金融、医疗等行业提供更下沉、更聚集的服务。

据媒体报道,从去年12月底到今年6月,从最北边的黑龙江,西至甘肃、陕西和四川,中至湖北,南到湖南、云南,华为三位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胡厚崑、郭平轮分别进行了密集拜访。据了解,阿里云高层或相关负责人同期也拜访了河南、安徽、山西、福建、云南、湖北等省及一些地市的主要领导。

在今年5月的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重点强调“做好服务”大战略,宣布为全面服务政企客户,完成新一轮组织调整,一是设立了18个行业部门,做行业数字化创新;二是任命了16个分公司总经理,负责16个区域的本地化运营,包括与本地客户建立连接,建立本地化生态。

腾讯云则更快更低调。5月中旬,腾讯对腾讯云所在的CSIG事业群也进行了组织架构变动。汤道生任腾讯CSIG事业群的CEO,邱云鹏任COO。在腾讯云的行业市场上,政府、金融这两个最好的行业,还是由邱云鹏负责。

华为从2019年底进行了更为细化的架构调整,将政府业务又细分了数个组织一一对应国家部委,比如海关、水利部、工商总局等。这些垂直行业本身就是纵向的直管方式,比如水利部门,最顶层有水利部,到了省级有水利厅,到了地市有水利局。华为就以此从上到下建立对应的组织架构,有人跑总部,也有代表处对应当地。

从去年开始,华为还大量任命城市总经理,管区域和县。在这样的模式下,华为逐渐摸到了行业门道,政企业务收入从几年前的90多亿涨到了2020年的170亿。

从2012年至今,华为云累计服务了超过 600个政务云项目。自2017的230+发展到2021年5月的600+,短短几年内,华为云政务云项目数量增加了260%,其中包括国家部委级项目38个,省/直辖市项目40个,市县政府和委办局项目530多个。

在政务云市场,浪潮云目前最有资格与华为云一较高下。截至目前,浪潮云已建成了中国最大的分布式云体系,涵盖288个分布式云节点,基于统一的OpsCenter,实现了持续性迭代升级;服务我国245 个省市政府、2 万个政府部门、128 万家企业,具备16 大类 200 多种产品及 1 万个业务场景服务能力。

中国电信作为运营商,本身是央企,又是中国最大的IDC服务提供商,拥有丰富的基础设施资源。截至2020年底,IDC机架总数超过42万个,80%部署于四个经济发达区域,全国平均机架利用率达到70%。目前,天翼云已在全国范围内承建了16个省级政务云平台,覆盖了130个地市,打造了1000余个智慧城市项目。

即将在国内A股上市的中国移动,也在加速布局政务、智慧城市、传统企业转型、金融等领域。2021上半年,中国移动政企客户数达到 1553 万家,净增169万家。政企市场收入保持快速增长,达到人民币 731 亿元,同比增长 32.4%。目前,中国移动已为14个省级政府、100多个地市级政府提供政务云平台服务。《2020年政务云服务运营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移动云已跻身前列,占据市场份额第三。

回看整个上半年,从阿里云的连续三个季度盈利,到国家安全政策的监管,再到政务云的新战场,云企业已从原来单纯以规模取胜的阶段向着利润为王的道理上迈进。从IaaS到PaaS到SaaS进阶,云企业们正不探索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商业运行逻辑,并以安全为基础,在政务云等传统的赛道中寻找更大的商机。

本文素材来自互联网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中国专业的网站域名及网站空间提供商

买域名买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