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频道资讯站
我们一直在努力制造惊吓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这已不是钟南山院士第一次分享新冠疫情防控的经验了,60多天以来,回应疫情热点、会见中外专家、研究治疗方案、接受媒体采访……84岁的他一直奔波在抗击疫情前线,从坐上赴武汉的高铁的那晚开始,就没有停下忙碌。

3月24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发布公告,对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受理项目进行公示。在国家科技奖创新团队奖评选中,钟南山呼吸疾病防控创新团队获得提名。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17年前的2003年,非典疫情在北京爆发。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冲锋在前,主动要求“把重病患者都送我这里来”。

2020年春节,新冠病毒来势汹汹。84岁的钟南山再次临危授命,担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还是一贯的“南山风格”——

钟南山几乎每次发声,都会引起广泛关注。

两次关乎生死的重大疫情,为什么冲在一线的还是他?让我们从非典开始,再次走近国士钟南山。

1

“做好防治,就是最大的政治”

2003年4月26日播出的《面对面》让广大的电视观众了解到,抗击非典的那段默默无言的日子里,钟南山承受了太多压力。

寻找病原体

人命关天,钟南山一直在查找病原体的真相。他不仅通过各种途径寻找病因,当时广东的实验室水平还比较弱,还想到和香港大学医学院合作。3月中旬香港也发生了同类病例,港大微生物系获得了本地病人的标本进行研究后,找出了和广州地区具有同源性的冠状病毒。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经过全球科研人员的通力合作,正式确认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

挑战权威,不是一件讨好的事。《面对面》采访中,主持人问钟南山是否“关心政治”,他是这样回答的:“我们搞好自己的业务工作,以及做好防治,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你在本职岗位上,能够做得最好,这个就是最大的政治。”

临危请命

广州非典疫情最严酷的时候,钟南山的内心也十分焦急。

但是,他更把压力变成了动力,向省卫生厅主动请缨:“把最危重的病人往我们医院送!”

为了搞清楚非典的规律,钟南山自己都不知道看了多少病人。为了联络方便,平时很少使用手机的钟南山24小时开起了手机。

他参加会诊,出席讲座及各种指导活动,曾经一连38小时没合过眼!由于过度劳累,他病倒了。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不允许自己倒下的钟南山,深知要保证社会的稳定,就要用事实说话,用科学说话,用治疗效果说话,让病人尽快康复。

寻找突破口

突破口在哪里?为了攻克难题,钟南山成立了由骨干老中青呼吸疾病专家组成的攻关小组。

探索是艰辛的,在钟南山他们的记忆中,试行了多少方案谁也记不清了。

终于,他们找到了突破口。

钟南山和攻关小组上报了广东省卫生厅,3月9日,《广东省医院收治非典型肺炎病人工作指引》出台,该《指引》成为广东抗击非典战役的一个转折点。

4月25日,《人民日报》报道了钟南山根据自己战斗在第一线的经验,从所掌握的案例出发,对公众关于非典存在的一些不正确认识的澄清。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北京需要钟南山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钟南山多次赶赴北京,用他的经验和智慧帮助抗击非典。钟南山作过多场报告,有关领导人跟他多次交流,向他咨询抗击非典的经验和认识。他还到北京一些医院,和广大医务工作者交流,甚至直接参与指导抢救。

2

36岁起步,在不起眼的领域做出成绩

作为医生,钟南山的事业起步,比大多数人都晚。

虽然是医学专业出身,但北京医学院毕业后,钟南山选了留校任教。

1971年9月,36岁的钟南山离开北京回到了广州,去了当时并不起眼的广州市第四人民医院。

刚从北京回到家的一段时间,钟南山总觉得,父亲的眼中充满了难解的忧虑。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问了一句:“南山,你今年几岁了?”钟南山一下子没明白父亲的意思,恭恭敬敬地回答:“36岁。”“唉,都36了,真可怕……”

许多年以后,钟南山总是对别人说,他的医学事业是从36岁开始的。钟南山曾在日记里写道:父亲对我的批评,其实是“爱之切”,故“苛之深”。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初到医院时,一位领导的话,将钟南山打入了冷宫:“钟南山已经36岁了,还搞什么外科?”于是,钟南山被安排到了医院急诊室。

进入急诊室的钟南山,因毕业后没搞过临床,干得十分吃力,工作起来并不开心。

一次“咳血”与“呕血”的误诊让钟南山从迷茫中彻底惊醒,从此,他刻苦钻研技术,废寝忘食,每天工作到深夜。人变得越来越瘦,笔记却越来越厚。

大约半年后,钟南山有了四大本医疗工作笔记,在急诊方面已经差不多是个熟手了。医院的医生这样评价钟南山,“他顶得上一个主治医生啦。”

就在钟南山踌躇满志,想在急诊方面继续钻研,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命运又一次“安排”他转换方向。

在20世纪70年代初,广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承担了组建慢支炎防治小组的工作。钟南山认为,自己是党员,应该听从安排。

就这样他去了慢支炎防治小组。

有一天,他心绪不宁地走在晒着太阳的慢支炎患者中。

走着走着,他就瞧见了病人吐在地上的痰,它们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色彩。

他惊奇地发现,慢支炎患者们吐出的痰并不是千篇一律的,而是各有各的不同,即使是一个人吐出的痰,也多不相同。

他说从那个时刻以后,自己就走上了研究呼吸系统疾病的“正道”。

1978年,钟南山与侯恕副教授合写的《中西医结合分型诊断和治疗慢性气管炎》的论文,被评为国家科委全国科学大会成果一等奖。

再之后,传来一个让人兴奋的消息:钟南山赢得了公费出国留学的机会。

3

“他来自中国!”

1979年10月28日,钟南山到达伦敦。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他过着艰苦节约的生活,为了节约,他每天从居住地步行到学校,为的是省下坐地铁的钱,多买一本专业书。

1980年1月6日,钟南山冒着毛毛雪雨来到爱丁堡大学附属皇家医院呼吸系,等待与他的导师弗兰里教授的第一次会见。

教授慢条斯理地转过身来,以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学生,用一种不冷不热的腔调说:“你先看看实验室,参加查看病房,一个月后再考虑该做些什么吧!”第一次会见就这样短暂地结束了,总共不到10分钟。

钟南山走出教授办公室,内心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

复杂的情绪一直伴随了他很久,直到钟南山真正完成了自己的诺言,以自己的行动为中国医生争到了荣誉。

钟南山从浩瀚的资料分析中发现,呼吸生物实验室关于一氧化碳对血液氧气运输影响项目,不仅符合自己研究呼吸系统疾病的方向,而且正是指导老师弗兰里教授期待开展的项目。于是,他决定以此为突破点,主动出击。

5月15日下午,弗兰里教授到实验室来考察钟南山的研究情况。

他感到十分惊讶,一把抱住钟南山,激动地说:“太好了,你不但证实了我多年来的设想,而且有了新的发现。我一定要尽全力将你的研究推荐给全英医学研究会。”

1980年9月,钟南山的研究报告在全英医学研究会议上宣读,一鸣惊人。

同年10月,钟南山去伦敦的圣·巴弗勒姆医院进行合作研究。在伦敦,钟南山开始了新的研究课题。并且,敢讲真话又讲究证据的他,还挑战了学术权威。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1981年9月6日,钟南山到剑桥参加会议。

他走上讲台,以自己的实验为根据,有理有据地对克尔教授的文章做出了否定,用大量的实验数据和严密论证一一作了解答。最终,全场常委一致举手通过了这篇文章。

会议主持人、英国临床研究中心麻醉科主任勒恩教授在做最后发言时表示,“我认为这位中国医生的研究是创造性的。我衷心地祝贺他的成功!”

当钟南山走下讲台的时候,清楚地听到几位专家正在惊叹:“他来自中国!”

两年来,钟南山以孜孜不倦的钻研精神,对呼吸系统疾病的防治研究取得了六项重要成果,完成了七篇学术论文。

英国伦敦大学圣·巴弗勒姆学院和墨西哥国际变态反应学会分别授予钟南山“荣誉学者”和“荣誉会员”称号。在钟南山心里,这是向祖国交出的答卷。

1981年11月18日,钟南山从伦敦飞返祖国。

10多年过后,钟南山向学生提起:“在我将要回国的时候,导师的挽留的确使我心潮澎湃!但是,爱丁堡毕竟是英国的爱丁堡,而我来自中国,祖国正需要我,我的事业在中国!……在经受了歧视,维护了自己和祖国的尊严后,我更能深深地体会科学家巴甫洛夫的话‘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却有国界’。”

4

攀登正无限

这一年,45岁的钟南山学成归国。

他将广州作为继续向科学高峰攀登的起点。

提出隐匿型哮喘

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等国家,无论是哮喘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均有所增加。

在我国,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支气管哮喘的发病率越高。在广东地区,哮喘与肺癌的发病率居全国前列。

钟南山发现,南方不少病人患有一种原因不明的反复咳嗽,用各种抗菌类的药物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凭他的职业敏感和作为专家的积累,他肯定这“病因不明的顽固性咳嗽”只是冰山的一角。

钟南山在大数量青少年流行病学调查及随访(6年)基础上,经过细致而周密的探讨,得出了结论。

他更新完善了“隐匿型哮喘”的概念,其研究被WHO及NIH联合撰写的《哮喘全球防治战略》引用。美国著名胸腔杂志《Chest》全文发表了他《无症状的气道高反应性提示有隐匿型哮喘吗?》的论文,美国胸科协会还授予他“特别委员”称号。

慢阻肺的研究

此前,医学界还没有很好地弄清和掌握肺原性心脏病的发病机制和病理原因。

为了找出病因,摸索出医治的方法、途径,钟南山和侯恕两人一起商讨实验对象、实验方案与程序,确定将猪作为实验的对象,反复解剖活猪,弄清肺原性心脏病的发病机制和原理,并摸索治疗的办法。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出了缺氧和肺动脉之间的关系,找出了造成肺高压的原因,为治疗肺心病提供了新的依据。

1989年,钟南山首次在国内报道慢阻肺和肺心病病人患有60%以上合并蛋白-能量型营养不良症。他与荷兰林堡大学司库尔博士(A.Schols,State University of Limburg)同时提出(1989年):慢阻肺病人基础能量代谢明显高于正常人。

钟南山在他的研究基础上,进一步制定了中国人的基础耗能校正公式。此项研究后来获得了1992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三等奖。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图源: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 摄

经过成千上百次试验,钟南山带领呼研所的科研人员终于研制出一种高营养素——优特力生。全营养素“优特力生”的研制成功,对国内慢阻肺及肺心病病人的营养治疗有着深远影响。

1999年,钟南山团队提出对慢阻肺进行早期干预,经过10多年磨砺,第一次从流行病学证实生物燃料可引起慢阻肺,第一次发现两种老药用于预防慢阻肺急性发作安全有效,相关成果被写进世卫组织编撰的新版慢阻肺全球防治指南。

他还与有关专家一起,首次在国际上证实对早期无症状或仅有极少症状的慢阻肺患者使用单种药物治疗,可以明显增加患者肺功能,并延缓肺功能每年的递减率,为国际上慢阻肺的早诊早治提出新的战略。

应该说,钟南山与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是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份份的成果和荣耀,都倾注了钟南山和他的同事们的无数心血。

5

蜕变:人不应该单纯生活在现实中

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是一位医学博士,也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儿科医生。母亲廖月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的高级护理专业,精通英文,在运动、演说、音乐等各方面的才能都很出众。

他们给钟南山创造了开明、讲理、充满爱的家庭环境,从他们身上,钟南山学到了医者的博爱与敬业。

不过,小时候的钟南山,并不是乖学生,他撒过谎也留过级。

钟南山很怕父亲,等着狠狠挨骂。没想到一向严厉的父亲,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南山,你自己想一想,像这样的事应该怎么办。”钟南山一宿无眠,谎言被揭穿后的羞耻深深印在他的心里。从那以后,他一直告诫自己,要讲实话。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钟南山随父母搬迁到了广州。

在岭南大学附中读书时,老师课上的一番话语,无意间刻在了少年钟南山的心头:“人不应该单纯生活在现实中,还应生活在理想中。人如果没有理想,会将很小的事情看得很大,耿耿于怀;人如果有理想,身边即使有不愉快的事情,与自己的抱负相比也会很小。”

成名后的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老师的那番话感慨颇深:“后来慢慢觉得老师这番话真正的含义,就是一个人一辈子都要有追求。我这辈子经历了这么多,每一次都是非常艰难的,但是每一次都能够战胜困难,为什么呢?因为我自己有一个追求。”

钟南山的追求与成就,也受益于坚持体育锻炼的拼搏与毅力。

其实,命运曾给过钟南山从事体育事业的机会。

高三那年,广东省举行田径比赛,钟南山获得了400米第二名,并且打破了广东省纪录。1959年9月,在首届全运会上,钟南山以54.4秒的成绩打破了四百米栏的全国记录!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当时北京市体委提出希望他留在体队。钟南山考虑再三,做了选择:把自己的一生投身于医学事业。

但体育竞技种种的力争上游与团队精神,被他完美带入了医者的生涯中。

1992年,钟南山出任广州医学院院长。曾有人对他说,和省部级的大学来比,广州医学院要赶上它们,实在是太难了。钟南山没有这么想,“难”,他经历的可太多了。他就是有着一股拼搏劲头,和一种“在小中做出大”的冲劲。

上任之后,钟南山大力倡导体现广州医学院全体师生面貌的“广医人精神”———艰苦创业,脚踏实地,开拓进取。

钟南山担任广州医学院院长的10年,是广州医学院发展历史上步子迈得最大的10年:由7个三级学科硕士点增加到25个三级学科、11个二级学科的硕士点;成为拥有广州市属高校的第一个博士点的学校;科学研究也首次获得了国家最高层次的立项和资助……

几十年过去,钟南山依旧坚持锻炼,一身肌肉的健身照片一度成为热搜。为什么就这么喜欢并且坚持运动呢?

“因为它能培养人的三种精神,一个是竞争的精神,一定要力争上游;第二是团队精神第三是如何在一个单位时间里高效率地完成任务,就像跑 400米栏,练了一年,成绩才提高3秒,每一秒都那么宝贵。把体育的这种竞技精神拿到工作、学习上来,是极为可贵的。”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1996年4月,中国工程院决定授予钟南山教授“中国医药卫生工程学部院士”的称号。这是广东省、广州市的第一位医药卫生工程学部院士!

“在我的生活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亲钟世藩。”1997年,钟南山在一篇自述文章中写道。

秦朔在2003年采访钟南山的时候,问他如何理解科学精神,他在这个问题的回答中也提到了自己的父亲,“我父亲是儿科专家,他一生讲话很少,但每讲一句话,一定都有依据。”

钟南山,一个狠角色

谈到身边做学术研究人,钟南山感到他们都有这样的规律,敢于肯定自己,也敢于否定自己。否定自己有时比肯定自己还要难,这是最重要的。

本文素材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