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频道资讯站
我们一直在努力制造惊吓

巨额负债怎么还?罗永浩入局直播 贾跃亭却申请破产

为了还钱,老罗尝试过五花八门的产品方向、融资、质押等等。可反观另一位欠钱的贾跃亭贾老板,为了逃债也是绞尽脑汁。

“你曾经拥有这一切,转眼又飘散如烟”。产品可以失败,企业可以出售,唯独债务是他们无法轻易甩掉的。

罗永浩的漫漫还债路

还债,能很好的证明一个创业者的韧性和诚信,罗永浩和贾跃亭恰好就是一正一反两个例子。

罗永浩从宣布做手机开始,就备受争议。虽然2012年刚起步的时候得到了陌陌CEO唐岩、猿题库CEO李勇、雪球财经CEO方三文、阿里巴巴十八罗汉里的吴泳铭和盛一飞等15位业内大佬,但第一款T1还是以25万台的销量黯然离场。

25万的销量究竟有多差呢?比锤子科技晚成立一年的一加,2016年的全年销量有100万台,锤子手机和业内的差距显而易见。

这也是锤子走下坡路的开始。

随后的T2遭遇了难产,传闻是老罗对供应链的要求过高,导致良品率下降。最终的结果是,T2以主流的价格+过时的配置上市,再次遭遇滑铁卢。

在T2推出前,锤子亏损欠钱的传闻就甚嚣尘上。之后,锤子科技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亏损4.27亿元的消息印证了此前的猜测。2016年年底,锤子科技总资产4.2亿元,负债6.63亿元。

巨额负债怎么还?罗永浩入局直播 贾跃亭却申请破产

老罗在借钱和还债之间反复横跳也是始于2016年。

当年4月,老罗出现在了马云参观梦想小镇的照片中,两个月之后,罗永浩质押了其所持锤子科技股权的一半给阿里。

虽然质押了股权,但锤子科技的情况在好转。随后,罗永浩就推出了叫座不叫好的锤子M1L。

这款手机首发的50万台,一次性售空。同时,老罗质押的股权也赎了回来。只不过,锤子M1L是让锤粉略微失望的产品,它失去了罗永浩一贯的偏执和棱角。但这也证明,在资金匮乏面前,情怀没有多大的作用。

不过,锤子M系列并没有拯救罗永浩和锤子科技。

2017年,罗永浩带着坚果Pro亮相深圳。据老罗之后在微博上公布的信息,坚果Pro半年的销量就有100万台,是锤子手机中最畅销的一款。但随后,有锤子科技的员工在外网平台上曝光,坚果Pro的激活量只有21万。

虽然两者难辨真伪,但锤子确实等来了救命钱—成都政府以6亿元领投了锤子科技的10亿元融资。

这次融资堪称锤子的翻身仗,但也暴露了一些问题,比如,成都成华区锤子总部的宣传资料上写着,锤子手机前5年共卖出了170万台。有人对此进行推测,T1卖了24万、坚果系列卖了100万、T2卖了8万、M系列卖了40万。

数据相当凄惨。

巨额负债怎么还?罗永浩入局直播 贾跃亭却申请破产

入驻成都之后,有了钱的罗永浩开始拓展产品线。2017年下半年的发布会,锤子科技不仅推出了坚果Pro2,还发布了空气净化器。当年,正直雾霾治理的高峰期。

坚果Pro2被老罗和媒体解读为锤子手机中最为成功的一款,京东开卖一周,总销量2.2万。双十一期间,其销量力压iPhone8、vivoX9等机型。

在销量和声誉上重获成功的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终于在2018年的鸟巢发布会上找回了原来的感觉。坚果R1、TNT工作站、无限屏……偏执又充满创意的罗永浩,给看客带来诸多充满惊喜的产品。

只可惜,这是锤子走向末路的开始。

坚果R1虽然紧跟了潮流配置,甚至还有超前的1TB存储空间设计,但销量却不只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发售一个月的时间,销量才刚刚过万,同期发售的一加6甚至已经是它的6倍之多。

坚果R1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售价9999元的TNT工作站了。而其中失败的原因还有与罗永浩的个人言论,以及过度营销有关。

巨大的失败,给锤子科技和老罗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鸟巢发布会之后,锤子成都总部倒闭的传闻开始出现,有消息称,一年不到的时间,老罗用掉了10亿融资中的6亿。

如今回头来看,从这时开始,老罗的一切动作基本都是为了还钱。

2018年下半年的发布会,罗永浩带来了加湿器、智能音箱、地平线8号行李箱。没有惊喜、没有意外、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

2019年1月,罗永浩带来了子弹短信升级版“聊天宝”,明面上是剑指社交,实际上只是希望通过这款产品快速回笼资金。但急于求成让这款产品的热度出现断崖式下跌,罗永浩本人也再次背上了一些质疑。

在发布会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前酷派CEO刘江峰的优点科技并购了锤子控股的畅呼吸,TNT下架、智能音箱项目搁置、部分专利转手字节跳动。4月,锤子科技再次将自己的核心技术SmartisanOS系统出售给了字节跳动旗下的公司。此外,手机业务和坚果品牌也一并售出。

而罗永浩选择在此时投身电子烟行业,加盟彭锦州创立的小野电子烟。可惜的是,在电子烟将起未起之时,线上销售禁令斩断了电子烟行业的半条命。

好在,罗永浩找到一个为新材料带货的工作。但一场前期充满悬念、之后只觉乏味的新材料发布会并没有给罗永浩的还债带来多少帮助。

虽然老罗一直没有正面回应之后出现的离职鲨纹科技的传闻,但从罗永浩最近一段时间微博活跃程度以及与友商频繁互动来看,与鲨纹科技决裂一事大概率是真的了。

巨额负债怎么还?罗永浩入局直播 贾跃亭却申请破产

而在这场发布会之前,罗永浩刚刚把自己从失信人名单里捞了出来。他在发布会上说,钱还在还,但自己一切都好。

如今,罗永浩在微博上频繁发声,让外界对其未来的选择充满猜测。一说其将投身小米,一说其将投身直播带货,甚至有传闻他将和淘宝合开直播公司。

但不管罗永浩做什么,先把钱还完肯定是他的首要目标。

根据罗永浩本人的说法,锤子科技的经营危机出现在2018年下半年,最多的时候拖欠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截止到2019年,已经还清了3个亿。而为了还债,罗永浩仅在2019年就49次质押锤子科技及相关公司的股权。

罗永浩曾在自己的自白中写道:即便去卖艺,也要把债还完。

果然,他最后确实走向了直播带货这条路。

3月19日,罗永浩在他个人微博上宣布,将正式入局电商直播。他在声明中表示,“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能在很多品类里成为带货一哥。”

微博发出半个小时,就有了5000转发、2000条评论。老罗的关注度还是有的,能不能靠直播还钱,就看粉丝以外的人能不能接受他镜头前的那张“老脸”。

巨额负债怎么还?罗永浩入局直播 贾跃亭却申请破产

贾跃亭的资本腾挪

和罗永浩相比,贾跃亭贾老板“还债”的方式“高明”太多了。当然,和罗永浩的6亿元债务相比,贾跃亭几十亿美元的债务,显然压力也要更大,处理起来更需要技巧。

乐视的危机曝光于2016年,但和罗永浩寻找金主、质押股权、在产品上妥协以求生不同,贾跃亭选择抛下乐视逃往追寻造车梦。

但也不能说他没有做过努力,毕竟曾相继有三位白衣骑士空降乐视。一位是豪掷150亿的融创创始人孙宏斌,一位是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的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最后还有一位蹭热度的第九城市董事长朱骏。

但这三位大佬中,损失最大的还是同为山西商人的孙宏斌。

巨额负债怎么还?罗永浩入局直播 贾跃亭却申请破产

贾跃亭造车的这几年,法拉第未来也是频频出现问题,裁员、高管离职是常态,到后来甚至演变成了卖地以及出售办公用品。

即便这样,FF91每年也还会闹出点动静。比如,FF91量产的消息年年有,年年落空,今年同样如此。

在1月份的CES 2020论坛上,FF91量产的消息再次出现,更详细的配置介绍,更明确的价格(140万元),但还是让一些人心存疑虑。

而在贾跃亭还债还债方面,除了“下周回国”以外,我们很少能听到其他相关消息。所谓造车还债,目前依然是一张空头支票。

去年11月,贾跃亭在法拉第未来召开了债权人大会。6个小时的会议,20家债权机构的35位债权人及律师代表和贾跃亭商议债务重组事宜,可惜,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这场会议,贾跃亭所作的只有道歉和甩锅,即32亿美元的债务中,有90%是替公司担保。对比一下债务缠身的老罗,他还曾主动承担了1亿的无限责任担保。

根据当时会议上公布的信息,贾跃亭的全部个人资产有14.1亿美元,但他显然没有拿这些还钱的意思。

从2016年到现在,时隔多年,外界早已发现所谓“回国还债”“造车还债”都是烟雾弹,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贾跃亭换一种方式和债权人对峙。

实际上,在债权人大会前一个月,贾跃亭就在特拉华州申请了破产保护。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贾跃亭的长期拖欠,导致债权人远赴美国对其提起公诉,致使贾跃亭身负56项债务诉讼。

如果破产保护得以通过,贾跃亭的债务就要可能一笔勾销,即便还在审查,债权人对他的资产调查也必须停止。

只可惜,在两个月后的听证会中,贾跃亭一败涂地。

根据硅星人的报道,贾跃亭的个人资产相当混乱,而且盘根错节。仅个人支出这一项上,贾跃亭就一直在走法拉第未来的公司账目,而且还有租金、报销以及支付律师、会计、顾问等所花费的费用。这些全部都没有出现在提交给法庭的账目上面。

而最为“精彩”的就是贾跃亭对其房产的处理:贾跃亭先将该房产过户到自己的空壳公司名下,然后出售贾跃亭办公室主任邓超英,之后,空壳公司的子公司再以650万美元的价格转移到楚少捷名下。

楚少捷,即贾跃亭侄媳妇。

还有贾跃亭的个人股权,其在法拉第未来价值十几亿美元的股权,转移到了邓超英女儿的名下。以及贾跃亭所持一家电动公司20%的股权,也转移到了其老相识、每克拉美的创始人和总裁郝毅名下的一家公司。

类似的情况频繁出现在贾跃亭的个人账目中,也让其诚信荡然无存。

根据硅星人的报道,债权人代理律师表示,如果将法拉第未来看做毫无价值(至今未有一台车下线,且没有任何额外收入),目前贾跃亭的个人资产保守估计也有5亿美元,包括其他公司的股权以及房产等。而根据法院出示的最终统计,贾跃亭个人债务,总计约为37.7亿美元。

截止目前,法院给出的判决是予以否决,并且对破产重组案的合法性提出了严正质疑,要求贾跃亭提供足够的证据。

一边是即便卖艺也要还钱,一边是资本腾挪企图逃债。老罗的理想主义比不上贾跃亭的老谋深算,但当一切尘埃落定,或许老罗才更配得上那首《野子》。

本文素材来自互联网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中国专业的网站域名及网站空间提供商

买域名买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