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频道资讯站
我们一直在努力制造惊吓

想成为Alphabet的“战时CEO” 皮查伊必须加快脚步

想成为Alphabet的“战时CEO” 皮查伊必须加快脚步

但是他所说的并不完全准确。

佩奇的确从施密特手中接过了CEO一职。但是接下来的不到5年之中,手握大权的佩奇对整个公司进行了重组,包括让谷歌变成Alphabet的子公司。之后佩奇将工程师出身的经理人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推上了谷歌CEO的位置,让他负责搜索、安卓、YouTube、Chrome、硬件、云计算和谷歌所有的其他核心业务。

佩奇成为了Alphabet的CEO,并且退居二线,将精力放在一些深奥的长期项目上,例如能提供互联网接入的热气球,和自动驾驶汽车等等,这些项目也都被重组,成为了独立的公司,并组成了一个被成为“Other Bets”的金融部门。谷歌财报电话会议中不见了佩奇的身影,他也似乎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了,不再与媒体进行对话。

本周二,在Alphabet成立4年之后,佩奇和他的联合创始人,Alphabet公司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宣布退出,于是皮查伊的职位再一次获得提升。皮查伊未来的职位,不再仅仅是谷歌的CEO,是将成为整个Alphabet公司的CEO。

皮查伊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他同时获得了工程师和非技术员工的尊重。这位工程师出身的高管拥有冷静、专业的技术和非凡的个人魅力等等优点。在各种团队活动中,他经常用灿烂的笑容给员工带来惊喜,很多员工都将其视为“自己人”。

但是,随着谷歌开始迎来巨大的变革,被视为“自己人”为皮查伊所带来的价值可能将会结束,这个变革有可能会改变整个公司的进程。

安抚员工

在今年10月份召开的公司全体大会上,皮查伊首次明确表示情况已经发生改变。

《华盛顿邮报》获取了这次会议的视频,皮查伊在视频中说到:“我们正在努力解决一些问题——大规模提升透明度。”不久之后,该公司缩减了全员大会的次数,将每周一次改成了每个月一次。

这一个时刻,让多年来愈演愈烈的员工骚乱达到了顶峰。

去年秋天,《纽约时报》报道称,包括皮查伊在内的公司高管签署了一份文件,向安卓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支付9000万美元的巨额离职补偿,尽管鲁宾面临了不当性行为的可信指控,而且过去其他一些受宠的高管也都得到了类似的待遇。这一事件引发了全公司范围内的罢工,去年秋天大约2万名员工走出办公室,来到街头向公司抗议。这一事件还引发了其他的抗议,大量员工开始对公司每一个存在问题的政策进行抗议,包括政府合同和招聘工作等等。

今年夏天,在员工抗议其使用监控工具对无人机录像进行分析之后,谷歌放弃了与国防部签署的一份名为Project Maven的合同。10月,谷歌又退出了另一份五角大楼价值100亿美元的计算合同的竞争,并且称该合同可能与公司价值观存在冲突。

在这些抗议之后,谷歌关闭了其长期存在的“开放”沟通渠道,例如禁止讨论政治,取消每周的TGIF会议,变成每月一次,并且设立单独的论坛。

时至今日,该公司的员工信任度已经降到很低的水平,据彭博社报道,一些谷歌员工现在正在调查自己的人力资源部门,他们指责公司领导创建了一种用于对员工进行监视的工具。皮查伊当前面临着员工成立公会的威胁,也面临着前员工的诉讼,该公司此前因涉嫌泄露机密而解雇了这些员工,而他们声称自己遭到解雇的真正原因,是他们试图联合其他员工。

政府压力

皮查伊还要忙于应对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审查。在施密特的领导下,谷歌在2011年成功抵御了来自FTC的调查,而且这次调查几乎没有对该公司产生任何持续性影响。但是如今的情况却完全不同,现在的政客们正在越来越多地将监管目光投向硅谷。

在过去几个月中,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反垄断监管机构一直在提升对谷歌的审查力度,并且不断指名让皮查伊配合调查。美国司法部上个季度宣布,将对包括谷歌在内的大型科技企业展开大规模的反垄断审查,同时美国司法部也对谷歌发起了单独的反垄断调查。美国司法部的潜在调查得到了近50名州检察官的支持,这也极大地提升了谷歌所面临的压力。

2020年总统大选候选人们也开始对谷歌发难,在民主党辩论中,候选人就提到了该公司的名字,称其过于强大。如果民主党参议院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获得提名,并且最终赢得大选,谷歌将不得不与一位承诺将该公司进行拆分的总统进行抗争。

寻找Alphabet的“下一步方向”

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担任苹果公司战时CEO的时候,这家公司曾一度濒临破产。虽然谷歌离破产还很远,但是该公司依然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最直接的商业挑战:寻找下一步方向。

当前Alphabet正在为其核心数字广告业务的增长放缓做准备,该业务依然占该公司收入的绝大部分。2019年第一季度,Alphabet 2019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增长出现放缓,第三季度利润同比出现下降。

虽然进行了多次尝试和收购,但是该公司一直难以在硬件方面获得实质性收入。YouTube在用户数量方面可谓是一个霸主,但是该公司从来不披露其营收数字。而且该平台因传播误导性内容、向内容创作者支付过低的费用等原因,也在不断受到审查。

在云计算市场上,谷歌也摸索了多年,但是他们依然落后于微软和亚马逊。最近该公司与连锁医院Ascension签订的合同本应成为一场胜利,然而它却变成了一次失败的公关,外界质疑谷歌能否对所有患者的数据提供保护,以及质疑谷歌将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即使谷歌明确表明他们不会出于自己的目的使用任何患者信息,但是质疑声却并未消失,导致美国国会向谷歌提出了更多的问题。

外界的质疑甚至影响了谷歌的收购。此前谷歌以20亿美元收购了Fitbit,但是隐私组织和国会成员却呼吁联邦监管机构对这笔收购进行更详细的审查,谷歌希望在2020年初完成这笔交易。有媒体报道称,在谷歌公布了收购消息之后,很多消费者开始丢掉自己的Fitbit设备。

在苦苦寻找新的实质性业务的同时,该公司还提出了一些令人费解的新业务,这些业务与公司的利润关系并不大,例如搜索算法更新,和量子计算里程碑。

新任领导人

对于公司目前的状况,皮查伊应该负一定的责任。在这段员工骚乱、政府审查和增长放缓的时期中,毕竟是他在名义上一直负责谷歌的核心业务。

但是在佩奇和布林的羽翼下,皮查伊并不需要对公司的问题负全责,无论是企业文化的问题,还是公司战略所存在的问题。

而如今,佩奇和布林已经将自己创立的企业完全交给了皮查伊,这两名创始人将开始扮演旁观者的角色,皮查伊必须做出一切必要的、艰难的决策,为谷歌的下一步发展进行定位。

至少理论上应该是这样的。现实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例如在21世纪初,比尔·盖茨(Bill Gates)将CEO这一职位交给了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但是盖茨依然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在接下来的10年中,盖茨依然有能力掌控公司,特别是在Windows等关键产品方面。最终盖茨彻底放手,但是微软还是用了一段时间才彻底摆脱了他的统治。

和鲍尔默一样,皮查伊也是公司创始人钦点的继任者,Alphabet的股东应该希望皮查伊能比鲍尔默做的更好。

本文素材来自互联网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中国专业的网站域名及网站空间提供商

买域名买空间